对声色犬马的糜烂生活极其不屑

2019-09-04 03:25

男儿西北有神州,莫滴水西桥畔泪!

作者在其它词作中也提到过这位林姓朋友的狎妓纵欲生活,可以互参。如此描写,表面上是对林的豪迈性格的赞赏,实际上则是对林的放荡行为的惋惜。

刘克庄词作鉴赏

此词是刘克庄为规劝林姓友人而写的一篇佳作。饮酒狎妓,原是文人津津乐道的快事。但时值国运衰颓,时势艰危,词人早已没有了心思。因此对林姓友人的纵酒狎妓生活深感惋惜和遗憾。因而写词予以规劝,颇具辛派词人特色。

词的上片极力描写林的浪漫和豪迈。年年跃马长安市,客舍似家家似寄言其久客轻家。长安借指南宋都城临安(今杭州)。年年驰马于繁华的都市街头,视客舍(借指酒楼妓馆)如家门而家门反象寄居之所,可见其性情之落拓。青钱换酒日无何,红烛呼卢宵不寐则具言其纵情游乐。二句盖从杜甫《偪侧行赠毕四曜》速宜相就饮一斗,恰有三百青铜钱及晏几道《浣溪沙》户外绿杨春系马,床前红烛夜呼卢等语化出。无何即无事,呼卢指赌博。日夜不休地纵酒浪博,又可见其生活之空虚。

下片就点对林的规箴。易挑锦妇机中字,难得玉人心下事?二句对举成文,含蓄地批评他迷恋青楼、疏远家室的错误。妻子情真意切,忠实可靠,妓女水性杨花,朝秦暮楚,一点也不值得信赖。结末男儿西北有神州,莫滴水西桥畔泪二句熔裁辛弃疾《虞美人。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》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男儿到死心如铁及《水调歌头。送施密圣与帅江西》同贱子亲再拜:西北有神州等句意,热情而严肃地呼唤林某从偎红倚翠中解脱出来,立志为收复中原建立一番功业。水西桥是当时妓女聚居的一个地方,莫滴水西桥畔泪即不要同那些妓女们混在一起,洒抛那种无聊的伤离恨别之泪。这样的规箴,辞谐而意甚庄,旨正而语有致(《艺概》评后村词语)。末二语尤见壮心,足以使懦夫有立志(《白雨斋词话》评此词语)。

总之,这首词的情感格调是非常高的。词中充满着一种高扬的爱国主义激情,对声色犬马的糜烂生活极其不屑,让人读后击节佩赏。其艺术风格上的特色是:气劲辞婉,中刚外柔。作者对他这位朋友的荒于狎妓是非常惋惜的,从篇末二句一扬一抑的情感落差来看,甚至颇有点愠怒。但用来表达此种惋惜和愠怒的言语却十分委婉,心中激昂慷慨,笔下温厚和平,摧刚为柔达炉火纯青的地步。此词章法亦甚精巧,上片写人,下片致意,既各有所重,又相得益彰。